返回

媒体聚焦 | 德闳教育执行董事容志坚:好学校应该激发学生对热爱事物的激情

“好学校可以帮助学生找到他们喜欢的东西,也许是数学,也许是花,也许是诗歌。另一方面,学校也需要驱动学生保持那种对热爱事物的激情。”

德闳教育执行董事容志坚先生(David T. Yung)近日接受了知名财经类杂志《第一财经》的采访,从个人经历、办学过程,畅谈到了教育理念、行业趋势等诸多话题。

 

德闳教育由容志坚先生参与创立,他的先辈是“中国留学生之父”容闳。容闳是中国近代史上首位留美的留学生,先辈的经历让容志坚先生与教育结下了渊源。今年2月,德闳教育宣布设立“容闳奖学金”,容志坚先生希望能借此鼓励更多学生去到海外并能回到母国工作,就像容闳所做的那样。

注:以下全文转载自《第一财经》在5月10日发布的同名文章。采访以英语进行,以下文稿经翻译整理后发布。

Q1 YiMagazine:对你而言,“好学校”的定义是什么?

David:好学校可以帮助学生找到他们喜欢的东西,也许是数学,也许是花,也许是诗歌。另一方面,学校也需要驱动学生保持那种对热爱事物的激情。我认为这是一所好学校的价值所在。

 

Q2 YiMagazine:德威与德闳是什么关系?在多大程度上资源是共享的?

David:德闳和德威国际教育集团旗下所有学校都是姐妹学校。它们都共享一套同样的价值内核——关注学生,以学生的需求优先。这种文化上的联系是很强的。我们都以“学生为先”(Students Come First)为准则。另一方面,德闳的学生和老师们有机会与德威国际学校的师生协作,共同从德威国际教育集团的活动中受益,包括多元化系列、德威音乐节、莎士比亚戏剧节、沙克尔顿讲座等。

 

Q3 YiMagazine:大家通常都觉得国际学校很“神秘”,因为教育费用相较于公立学校而言很贵。开一家国际学校难吗?

David:大家觉得国际学校或者私立学校贵,是因为公立学校是免费的,可能学费只在1000元到2000元人民币之间。但是公立学校的教育成本也是挺高的。我快速估算了一下,根据学校的不同,一个学生一年的成本费用大致在3万元到8万元之间。但政府能提供很多补贴,会覆盖一些学校的设施、办公成本和土地费用。对于一所公立学校来说,重资产模式的实际产生费用也是非常高的,只是政府或者社会去承担了这一成本。

今天我们有很多学校的经营者使用轻资产模式,就是说你有一个合作伙伴——或许是一个地产开发商,或许是当地的国有开发商——你们一起合作,建立学校,他们会提供土地。这种模式有很多障碍,不过成本要低得多。同时这种模式也允许学校有较少的财政压力,这样你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办学上。一个学校发展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,它需要建立声誉,并且让声誉得以保留。

 

Q4 YiMagazine:从你的经验来看,最困难的是哪一个部分?

David:运营一个学校是最难的。当然建一个学校也很难,你需要许可证,需要找一个合作伙伴帮你建起学校,这些都很难,但它们可以被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解决。真正难的地方是在你开学校以后,在发展的第一年、第二年和第三年乃至之后,你如何挣得和偿还你从父母那里获得的信任,这部分很难。办学校第一件事是建立信任,第二件事是你必须偿还你所承担的信任。你要真正地照顾到孩子,确保他们在学习,这些地方是最为困难的。

 

Q5 YiMagazine:网络上有一些对于国际学校的批评,他们认为管理也许太松散了。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?

David:我们的教育方式更偏向于探究式学习,让学生参与到问题中来。所以在教学过程中就会给学生提很多问题:例如,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?孩子们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后,我们才会继续讲这个课堂,然后我们又会问另外一些问题——这一系列问题会让课堂很有参与感,让孩子们不断思考,而不仅仅是分析信息,然后得出结论。

对于公立学校有50个孩子的课堂来讲,这种教学方式很困难。教学就会变成——阅读一篇文章,然后回答所有的问题,不需要一个一个地思考,而是把答案直接呈现给学生。这是两种不同的教学方式:一种是告诉你答案,然后回家做作业,给你相关的家庭作业的答案;另一种是需要你自己去找到答案。家长可能会认为这种教学方式没有价值,他们认为孩子都自己找到答案了,老师今天没有教给学生任何东西。但其实不是这样的。

如果家长不是那么严格,前面一种方式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,因为孩子的很多学习都来自于家庭作业。根据我们和老师的经验,通过这种学习方式,大约有50%的学习会在家庭作业中完成。那么,探究性学习的部分在哪里?我们大部分的学习是在课堂上,在思考的过程中完成。

 

Q6 YiMagazine:是否有很多父母不理解这样的学习方式?

David:不仅仅是家长,也会有来自不同教学系统的学生不理解。他们会觉得我没有学到任何东西,我都是靠自己学完了所有的知识。我想这个问题关乎适应力。一个孩子来到我们学校,他可能很聪明,也很有能力,但是由于教育体系和文化的不同,我们该如何帮助他适应?对于学生和家长也是一样的,他们如何与我们的教学结合在一起?我们如何处理这个过程?对于父母来说,在选择学校的时候,认识到亚洲式教育不是唯一的方式是很重要的。他们是否了解这种不同的教学方式?如果他们了解,自己又是否真正愿意接受?

 

Q7 YiMagazine:从产业来讲,中国的国际学校现在竞争激烈吗?

David:竞争非常激烈。过去5年间,有非常多新的国际学校几乎开遍了全国。一方面是需求驱动了这样的增长;另一方面是,越来越多家长意识到他们想要私立教育,这也是有很大需求的原因。

 

Q8 YiMagazine:什么样的国际学校在未来可以赢得市场?

David:我认为市场会有更多空间给不同类型的学校。想要不同教育方式的家长越来越多了,教育的多样化会持续发展,所以这个问题取决于具体情况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学校会变得越来越专业化。它们可能精于某些专业而出名,比如音乐、数学或者科学,不同的学校会有不同的差异。

在我看来,没有长期计划的学校可能无法生存,因为学校需要时间来成长。没有长期计划的学校会犹疑,一下向左一下向右,家长们也会困惑:这所学校到底以什么闻名?他们可能没有毅力用一以贯之的方式坚持到学生毕业,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。